返回網站

漂向北方的魚仔

-從2017年的兩首金曲談現代人的處境

林子勤(伯特利身心診所醫師、陽明大學科技與社會所研究生)

· 好文閱讀

2017年的兩首金曲

告別中部的工作,來到北部將近一個月,我的腦海仍然時常響起兩首2017年的「洗腦」金曲:一首是馬來西亞歌手黃明志寫的〈漂向北方〉;另一首則是台灣歌手盧廣仲創作,拿下金曲獎「年度歌曲獎」的〈魚仔〉。

根據Youtube在2017年底發布的「台灣十大熱門音樂影片」排名,〈漂向北方〉以近1億觀看次數拿下第一,而排名第二的〈魚仔〉則以近4千萬觀看次數排名第二。究竟這兩首歌曲有何魅力,在我的腦海與茫茫網海中得以不停播放?

(截圖出處:https://ppt.cc/fy1nk)

流動的現代人與社會

去學校的路很久沒走

最近也換了新的工作

所有的追求

是不是缺少了什麼

-〈魚仔〉

在我離開台中前,準備轉換工作、重回學校進修的那幾個月裡,每當有人在診間裡談起各種「轉換」帶來的壓力、不安、乃至焦躁恐慌,我都可以比過去更快速、更輕易的感同身受。對我而言,醫師生涯從多數人想像的直線進展轉了一個彎,我才親自體驗:面對改變與轉換,身體與心理確實會起很大的反應。並不因為我是身心科醫師,就更具有面對壓力與改變的抵抗力。

看魚仔在那 游來游去 游來游去

我對你 想來想去 想來想去

這幾年我的打拼跟認真

都是因為你

-〈魚仔〉

診間的對談裡,我不時可以感受到現代人因為必須「打拼」、「認真」、「追求」而備感壓力、難以鬆懈;更有許多人因為生活中的各種不確定性與風險,遍尋不著得以安適的姿態。某種程度而言,確實很像盧廣仲寫的:明明有雙腳卻始終踏不到地,只能像魚仔一般不斷「游來游去」。這也非常接近閩南語所說的「沐沐泅」(bo̍k-bo̍k-siû),時而浮浮沉沉、時而慌慌張張地游著。

我漂向北方,別問我家鄉

儘管我只是從台中漂向了台北,是高速鐵路一小時就可以到的距離,我仍可以感受到島內這兩地的些許差異。相較於「起飛中」的台中,人們加快腳步要趕上些甚麼;在台北,我察覺某些走進診間的人們,似乎已飛得有些疲憊。對某些人而言,則有必須飛得再高一點、再遠一點、再快一點的壓力。更別忘了,這個城市的首長始終為「效率」自豪,相信「快的終將打敗慢的」。

忍著淚 (不聽也不想 不敢回頭望的遺憾)

掩著傷 (扛下了夢想 要毅然決然去流浪)

抬頭看 (卸下了自尊 光環 過去多風光)

著斜陽 (就算再不堪 敗仗 也不能投降)

-〈漂向北方〉

診間裡,不同世代談著不同的哀傷與擔憂。年輕的一代談到對於房價、物價、薪資的種種擔憂,也述說著必須與「全球」、「國際」接軌的矛盾心情-既感受到機會所在,卻也擔心無功而返。黃明志在〈漂向北方〉裡選擇了「漂」而非「飄」,若與盧廣仲的〈魚仔〉相呼應,我們或許可以說「現代魚仔」要漂流的海域更廣了。漂向北方,也不再是當年林強〈向前行〉裡說要來去打拼的台北而已,而是更北的北方,更遠的遠方。

令人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科技

促成魚仔可以漂得更快更遠的功臣之一,無疑是各種通訊與運輸科技。總說「科技來自於人性」,但從經典名著《科學怪人》中我們不難察覺:自古以來「人性始終恐懼科技」,恐懼自己打造出來的一切會反過來傷害自己。

科技讓現代人永遠有更多、更快、更有趣的內容可以追求,卻也同時讓人無法「下線」:工時無限延長、情緒透過通訊軟體持續勞動著、大人在網路上討論著如何避免孩子網路成癮;人工智慧是當下火熱的技術與話題,卻也引起某些行業可能會被取代的不安。在這樣的科技社會裡,人們一方面仰望著進展與創新,卻也同時擔憂與苦惱著。

親愛的 (再見了南方 眺望最美麗的家鄉)

在遠方 (椰子樹搖晃 夢境倒映著的幻象)

這城市 (霧霾太猖狂 不散 都看不清前方)

太迷惘

在當代社會,要擔心的事情似乎有好多好多,電視與網路上的各類專家每天談的盡是生活中的各種風險。許多人走進診間問:吃這個藥會不會上癮?吃那個藥會不會提早失智?卻忘記〈漂向北方〉裡寫到的猖狂霧霾,對人的影響可能更全面更難以逆轉。

當然,也許還有更多為自己處境所苦的人,因為種種原因沒有走進診間:也許他們尋求其他自療/治療之道,又或者他們連這樣的費用都負擔不起。更可能是人們根本沒有時間停下來,必須像魚仔一樣一直游,一直游。

如果你和我一樣,對2017年這兩首金曲心有所感,不妨找人談談你的處境吧!如果很難用說的,那就用唱的,也可以吧!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訂閱由Strikingly提供技術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