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網站

關於白洋裝

by 詹益欣 諮商心理師

昨天我們談到了那些與生活非常貼近的選擇,以及涉及其中的所謂好與不好。

我想到我的白洋裝,那件除了白沒有其他,任由一切沾染的白洋裝,以及極度敏感於又厭惡污點的自己。

其實只是昨天的事。

明知有飯局卻還是穿了身全白,是新衣馬上穿的慾望大過於衣服不會被弄髒這樣一點根據沒有的不負責預測。美好點想,我可以說這是種練習,就像之前試圖練習在下雨的日子依然穿上最喜歡的鞋,不過拿出誠實後,其實是「就是要今天」這樣既膚淺又根本的執著習氣。

意外但也不意外,跟餐廳或餐點有關但也沒有關,飯局結束後白洋裝連著回憶、沾了氣味,也多了白以外的色。

焦躁,是那個無法忍受污點的我。

惱怒,是那個選擇要穿白洋裝的我。

慌張,是那個怕情緒影響到朋友的我。

冷靜,是那個覺得應該洗得掉的我。

淡然,是那個明知這只是身外之物的我。

罪惡,是那個覺得不該受這件事困擾的我,不過就是個污點,到底可以多膚淺。

終究是自責。

這麽多個我,像是在心中開了一個主題無趣但態度嚴肅認真的會,決定該如何處理這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危機。

可以試著清洗,處理那些來自食物天然染色的繽紛小圓點,冷靜對焦躁說。

可以練習接受,與已存在的髒共處,淡定對惱怒說。

可以學著放下,對於非怎樣不可的執著,罪惡對慌張說。

同時,有一個更廣大遼闊的我,像是主席吧,只是聽,只是涵容這些聲音的存在,並試著不說出應該。

就這樣,我靜靜地觀察自己內心的熱鬧對話,繼續感覺到情緒的翻擾,同時與朋友說笑。

最後我買了一支不是刻意找尋而是剛好映入眼簾的去污筆。

是否還是真的在意那些污點?是啊。

是否沒有好好完成內在的練習?也是啊。

不過今天就只能這樣嘛,而這是我的選擇。

我有很多選擇,可以處理外在,處理內在,或什麼也不做。

不同於以往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只感受得到焦躁惱怒,這次平靜淡然也終於同在。

他們都在。

已經進步很多了啊,而且這就是現在的我最真實無偽的狀態。

或許下一次,我會選擇不要買全白的洋裝,選擇不要在有飯局時穿,選擇不要在意污點,選擇不要評價在意污點的自己,選擇根本不覺得這是一件什麼需要長篇大論的事情。

這麼多選擇,都有好與不好,於是好或不好變得一點也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這是我選的,這是我可以選的。

不知道下次我會選什麼呢,非常期待。

一起練習。

@詹益欣:一起練習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訂閱由Strikingly提供技術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