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網站

共度一段暫停的時光

林子勤 醫師

2019年即將進入尾聲。12/31晚上的門診結束後,診所附近應會湧入準備倒數跨年的人潮。我除了好奇,當天我是否能順利從搖滾區撤退之外,也在回想這一年來工作的一些點滴。

幾個月前,王仁邦院長邀請治療團隊的大家為診所網站寫一些文章。對我來說,無法確定有哪些人會讀到我的文章,總是帶給我一些寫作上的困難。並不是說我無法寫,而是我不確定要為哪些人而寫。
想了想,也許我可以為某一群人而寫,他們的面容跟身影我至少略知一二。那就是過去這一年來,曾在診間裡碰面的人們。

上一次在診所網站寫〈漂向北方的魚仔〉這篇文章的時候,我才剛到台北工作一個月而已。回頭看,與其說那是寫走進診間的人們,不如說是寫我剛轉換職場的心境。

在那篇文章的末段我寫了:

「當然,也許還有更多為自己處境所苦的人,因為種種原因沒有走進診間:

也許他們尋求其他自療/治療之道,又或者他們連這樣的費用都負擔不起。

更可能是人們根本沒有時間停下來,必須像魚仔一樣一直游,一直游。」

呼應這個結尾,也延續介紹歌曲的風格,我想今年我可以再分享一首歌──蕭煌奇最新專輯裡的〈暫停時光〉。

(你可以邊聽歌邊往下讀)

這首在今年10月發行的歌曲,我在上下班的途中反覆聽了好幾遍,總是很有感觸──特別是在下班後,聽完許多診間裡的故事,還在消化那些喜怒哀樂之際,這首歌聽起來就特別應景。

雖然歌詞看起來是寫朋友之間的情誼,MV也是描繪一群朋友彼此的情義相挺,而且又是某個品牌酒品的廣告歌曲,但我總覺得這是一首非常適合做為診間背景音樂的的歌曲。

支持不是講什麼 是陪著往前走

有時了解是沉默 等你想講的時候 自己說
 

這幾年來,有越來越多人開始知道,情緒有困擾的人未必需要別人對他說些甚麼,更需要的其實是陪伴。不過,到底甚麼才是適合的陪伴方式呢?雖然沒有一個簡便的答案,但這段歌詞所描述的這種境界,多少與我在診間裡的心境有些貼近。當然,我並無法真的起身與你一起走一段路,也不可能完全沉默;但是,盡可能讓走進來的人能沉澱一會兒,總是我覺得重要而寶貴的事情。

暫停的時光 讓忙碌被遺忘

放鬆地分享 像年少的狂妄

暫停的時光 讓感性和理性 不打仗

現實隔離在遠方

開心聊夢想 一秒變國王
 

對某些必須不斷前進的人而言,一段「暫停的時光」似乎遙不可及。在令人難耐的處境裡,如果無法「停下來」、「再看看」,也就讓人難以真正冷靜下來。因此,如果在有機會和人們共度一段暫停的時光,無論是停下來思考、停下來喘口氣、或者是停下來讓理性與感性暫時休兵,我都覺得那是非常寶貴的機會。

暫停的時光 星辰將夜晚照得 那麼亮

這裡沒什麼暗槍

解開了盔甲 也不怕受傷

究竟甚麼樣的氣氛,才能夠讓人放鬆的分享呢?除了像〈暫停時光〉MV裡那種酒酣耳熱的朋友聚會,還有其他可能嗎?診間裡面自然不會有酒,但如果能夠讓人解開盔甲,不擔心因為中暗槍而受傷,也才有可能達到那樣子的境界。

除了「盔甲」的比喻,這一年來,我聽了不少人用「戴面具」來描述現實生活中那種不自然、難以放鬆、必須逢場作戲的疲勞感。診間之外,今年香港的禁蒙面法案、氣氛凝重卻藏有深意的電影《小丑》,都同樣令人珍惜那種不怕受傷、不怕中槍,可以放心展露真面目的機會。

診間裡有機會營造出這樣的氣氛嗎?走進來的人是否曾經放鬆到可以解開盔甲?拿下面具?這是反覆聽完這首歌後,我一直在想的問題。當然,我也應該問問我自已,是否也曾經在診間裡感覺到安心、放鬆呢?

「暫停的時光」是個有意思的比喻,讓我停下來思考這一年來的工作點滴。回想起來,在診間裡聽你們的故事,心裡經常也有許多感觸,未必有機會在對話的當下表達出來。

有一回,有位個案在會談的尾聲問我:其他走進診間的人們,都是為了甚麼問題呢?我簡述了我常看見的幾種困境、艱難。說完之後,我發現眼淚流了下來。

這個工作讓我有機會與人共度一段暫停的時光,這並不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如果你也有類似的體會,願我們都還有機會偶爾按下暫停鍵,在暫停的時光裡卸下面具或盔甲,讓疲憊勞苦的身心歇息一下吧。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訂閱由Strikingly提供技術支持。